Mu

知而不行 只是未知

又懒又俗

        人都是有惰性的。懒惰,罪孽深重的劣根性,是恶魔种在我们身体里的种子。一放假,身心放松,没有压力,惰性就开始膨胀了。具体表现为好吃懒做、晚睡晚起、书债越积越多、暑假计划一项也完不成等等。

 

        在家赖了几天后,一种无聊与空虚感攫住了我。某个闷热的10点钟,我懒懒地醒来。前夜睡得晚,赖床不起的我浑身酸麻,疲乏瘫软。我伸了个懒腰,神经末梢都酥酥的。窗外的蝉鸣歇斯底里。19岁的皮肤油脂分泌十分旺盛,一觉醒来,一层厚度适中的油脂层覆盖了我的额头和鼻尖,黏腻感催逼着我赶紧爬起来洗脸。看到镜子里满面油光,眼神呆滞的自己,我突然意识到,人长期处正在这种完全放松的状态下是危险的。说得学术一点说就是,没有自律的自由等同于自我放逐。说得通俗一点就是,懒猪不挨抽且不干活儿呢,活该宰了炖着吃了。

 

        万分惶恐的我选择逃避自由。深知自己拖延的毛病,于是迅速将补习班、旅行等庸俗的假期项目提上日程。暂且不论效果、意义与深度,keep myself busy总比放浪形骸要好,所谓花钱买罪受,其实不如说是花钱买个勤快,谁让我懒呢。

 

        某个清晨,夜的清凉虽尚未完全褪去,却也已经有了闷热的兆头。7点的闹钟叫醒了我。我光脚下床踩在凉凉的地板上,走到客厅,用玻璃杯斟了一杯凉白开。透明的杯子,透明的水,透亮好看。我仰头把水喝光,让这清凉干净的水冲过我的食道撞进我的身体,让它洗一洗一夜昏睡的混沌。 

 

        洗漱完毕,我下了楼,走到马路边。路就像城市的血管,人和车都是其中的血液,在城市中热烈而快速地流动着。7点钟,城市开始升温了,血液流速更快了。看着赶往地铁站去上班的人流,公交车站背着书包啃着面包的中学生,我的心翻腾起来。我终于意识到,我是无法舍弃这令我不齿、甚至被我唾骂的生活的——我偏偏对这damn快节奏、damn压力大、与damn繁忙奔劳上瘾着。我就是一个大大大大大俗人,这god damn it的生活让我感觉自己活着,真真切切。因此,我暗自决心要投身到这庸庸碌碌中去,Keep myself busy,FOREVER。

评论 ( 1 )
热度 ( 3 )

© M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