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u

知而不行 只是未知

人不能活得太飘

        大一下这个学期没开始之前我就有种要被K.O.的不祥预感——课表居然能满成这样!嗯,除了这种恐慌外,其实还有一种隐隐的优越感——你看,我课表这么满,我每天都在做事情,我这半年一定会很充实。然而我用了半个学期才搞明白,这种所谓的“充实”是我一厢情愿强加给这些课程的意义。回想起来我好像非常热衷于犯这种错误:制定一项计划就能带给我高质量完成它的成就感,说到底我对自己的认可大部分来自于各种不靠谱的yy和白日做梦。比如演讲课,学期初的时候我曾天真的以为上了一学期演讲课,我就能赤膊上阵引经据典滔滔不绝口若悬河地打嘴炮还能自备弹幕功能,事实证明我真是想太多,写了三篇演讲稿再背下来真是并没什么卵用,我还是那个脑袋空空没有逻辑的蠢蛋少女(好像连少女都算不上了吧,出门各种被叫阿姨,疼痛)。


        然而这绝不能算是我一个人的错,I bet。用各种“意义”绑架自己,向别人证明些自己,将自我的意义架构于外界的评价上是现在非常流行的做法。这个时代的人们在寻求一种最功利的方式,企图用最少的努力,最短的时间换来最大最亮的光环,最盛最满的赞誉。于是,internalize的过程简化为贴标签时,努力找到粘合力最好的胶水,把标签贴牢的过程。可问题在于,无论那个胶水再怎么强有力,标签上标榜的意义还是浮于表面。真正的internalize是需要时间的。人不能活得太飘了。记得The Hour里Bel对她那个游戏人生的妈歇斯底里地说,“I can never live so lightly like you. It all matters too much to me.”Bel用一种狂暴、真实、强硬却仍不失优雅的语气吼出了我的内心独白。是啊,IT ALL MATTERS TOO MUCH. 我想要更好更圆的月亮,我想要未知的疯狂,我想要想要什么都想要。为了“要“,而不是光”想“,我不能活得太飘。



评论
热度 ( 4 )

© Mu | Powered by LOFTER